舟山不语

天冷了



好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包柔】天冷了

时隔多年要不是天气转凉了我才有脸回来写小段子

脱坑人士被最近的风波拉回来码码字了

天气突然转凉,每个人虽然都看过天气预报,但因为之前天气预报的各种不准,不以为然。

但是一打开房门,刚醒的困意马上被冷风拍醒,方锐立刻缩回房间。

“我去,怎么这么冷。”

方锐急忙拖出几件厚厚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才放心出门。

果然到了训练室,一个两个都是厚大衣。

“呼,今天也太冷了吧。”方锐拉开椅子坐下。

“明天更冷啊。”魏琛默默看了一眼方锐。

“哇小唐看上去好暖啊。”陈果看着唐柔像是早有准备的围巾和漂亮的大衣,抱了上去。

“是包子说今天会很冷要我多穿的。”

“天气预报意外的很准呢。”唐柔轻抚着围巾。

众人面面相觑,感觉好像吃到了狗粮的样子。

真闪啊。

是薄荷糖小可爱鸭

手画反辽见谅QAQ

镜像真的好玩

电脑色差为什么一到黄色就大了那么多。。。

我爱懒哥!!

(他的头发我已经剪了承包了!)

是懒羊羊的私设!!!

我画画太丑被关起来了QAQ

也许下个星期就能画完了

铃木达央ハッピーバースデー!

画了达子配的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

是海盗兰!(没画耳饰和小辫子的我。。。)

可能会随机掉落生腐吧(只要我会写的话。。。)

人活着就是为了铃木达央!!!

【卡兰】真香

* 卡缪第一视角

* 自说自话

* 沙雕类型小段子






     在我眼里,黑崎本身就是一个不懂规矩的人,自以为是。

  这是初次见面的时候的印象。

  之后?之后记不太清了。

  渐渐接触,熟络起来,似乎,人还是很好的,就是喜欢和我吵架,也不知道我怎么惹他了。

  哼,愚民。

  美风说,我们每天吵架的频率在二十以上,而每次都是过了十分钟之后就停下来了。

  虽然我没怎么把这个放在心上,但是寿说每次看见我们吵架都好像夫妻在耍花枪。

  夫妻?

  我不会承认的。

  我会和像黑崎这样的人在一起么。

  想想就觉得不怎么可能。

  之后,我每次都会后悔为什么我当初会立下这种flag。

  真香。

  对,我和黑崎一起了。

  没想到吧。

  我也没想到。

  啊,黑崎那愚民又在催我了,回见再聊。

【卡兰】什么沙雕小段子

很久之前的梗

我头都给你笑掉蛤蛤蛤蛤蛤蛤蛤





  最近在网上流传着一个梗。

  “我可以踩在你的aj上亲亲你吗?”卡缪一字一句的读了出来。

  “卡缪前辈是坏掉了吗?”塞西尔小声嘟囔着,“好奇怪啊。”

  果不其然,卡缪去找兰丸了。

  “我可以踩在你的贝斯上亲亲你吗?”

  “哈?混蛋金毛犬你说什么?”

  当晚莲和真斗亲眼见证了兰丸发飙的全过程。

  俗话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卡缪前辈。莲和真斗摇了摇头。

【卡兰】追逐 1

黑手党pa

我爱那两期活动可惜我没按照正常剧情走向。

之前写沙雕和日常太多了都忘了剧情向怎么写了

卡兰向,蓝兰兄弟向




   真的……太过安静了。

  兰丸趴在墙后,时不时探头望向前面。

  他喘着粗气,额头冷汗密集,眼神尖锐。手已经开始发麻,渐渐失去力气。耳边嗡嗡作响,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火灾和枪声中缓和过来。

  “不知道蓝怎么样了。”他扶着墙缓缓坐下,紧绷的小腿也不能因此而放松。后面也许还有追兵,他只能时时刻刻保持着紧张的状态。

  “呵……”前几天父亲刚去世,今天就有人来寻仇了。捣毁他们的家,毁掉了黑崎家族的产业,家人和手下几乎无一幸存。

  现在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还有一个赌场。

  真是可恨啊……毁掉黑崎家的,竟然是父亲最信任的手下啊。他老人家还真是糊涂啊……

  可自己,不也是那么愚蠢吗?

  还有资格说别人吗?

  他抹掉了脸上的血,最后的赌场是黑崎最隐秘的产业了,要是被发现然后被毁掉,那么黑崎家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兰丸看着天,看着稀稀疏疏的星星,眼里尽是悔恨。

  路灯似乎也被毁坏掉,只能借着并不明亮的月光,看着渐渐向他逼来的暗影,只要发现是敌人,他身后的手枪也足矣让他毙命。

  “兰,再这样下去明天的报纸头条就是黑崎家家主去世,黑崎家惨遭灭门了喔。”

  脚步停下,借着依稀的光芒看清了眼前那个蓝发的少年,他的弟弟,蓝。

  蓝如同奇迹般地站在他的面前,毫发无损。只是他手里的手枪却证明了刚刚的那场恶战。

  “一如既往的毒舌啊蓝。”兰丸低着头,天色很暗,看不出他的表情。

  不经意颤抖的手,浑身的伤口,还有那已经脏兮兮的银发,本应该发出那漂亮的光泽,却已经污秽不堪。

  “没关系的,黑崎家可还没有倒下。”蓝看着漆黑的天空,黯淡的星星已经放弃了闪亮,逐渐融入黑暗。

  就像黑崎家现在的处境一样。

  没入黑暗。

  现在的兰丸已经无路可走了,噩耗已经足矣打击他一次了,现在又发生了这种事,他已经无法再承受打击了。

  蓝将他拉起来,轻轻整理了他的衣服。

  “这哪里像一个黑崎家主的样子?你难道想被他们看低么,你黑崎兰丸难不成就是这种经不起打击的人么。”

  “这样迟早会被卡缪吞并。”

  兰丸抬起头,撩了撩刘海。看着远处,但,远处却漆黑一片,毫无亮光。

  如同黑崎家黑暗的未来一样。

  “不可能的。”他笑了一下,又重复说着,“不可能的。”

  自欺欺人吗?蓝想着,摇摇头,扯着兰丸往赌场的方向走去。

  果不其然,外面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有人亲眼看见黑崎家的那个地方浓烟滚滚,亮眼的火光。甚至,还有人将它写成报纸头条。供人笑话。

  蓝看见那个报纸头条就已经明白了一切,他默默的走开,剩下兰丸一个人在读着。

  兰丸将报纸扔在地上,一拳砸在赌台上。

  “啧,”他一屁股坐在平时赌客们的椅子上,撩起头发,重重地叹了口气。

  其实兰丸的担子也很重,家主才刚去世,又遭遇灭门,估计他心里也不好受吧。蓝双手抱胸,看着那个自我颓废的兰丸。

  如果有个人来刺激刺激他的话……也许……

  蓝转身走出赌场门口,他想找一个人,一个足矣让兰丸振作起来的人。

【包柔】请你吃糖

突发性段子

我爱咸党





包荣兴喜欢甜食,中度的甜,太甜却又受不了。


唐柔不怎么吃甜的,反倒她是一个咸党。


包荣兴拿着一块糖,递给了唐柔。


是最近陈果和苏沐橙疯狂痴迷的话梅糖,不算甜,反倒有点酸咸,唐柔也是挺喜欢的。


看样子是包荣兴讨要来的。


“我听说小唐你不怎么喜欢吃糖,这颗糖有点咸,小唐会喜欢,所以找苏老大拿了一颗。”


包荣兴挠着头,嘿嘿嘿的笑着。


摊开手心,是沾染了一点手汗的包装纸。鼓鼓的,还没撕开,取出里面的糖果。


唐柔拿过,撕开包装纸,拿出那颗糖果。


晶莹剔透的棕黑色糖果。


含在嘴中,不是那种平时甜到发腻的,单纯只有甜味的糖果。


难怪她们那么喜欢。唐柔想。


“那你呢?”唐柔说话时不小心被硬糖撞到牙齿,发出了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响。


“你就是我的糖果呀。”包荣兴仍然是咧开嘴笑着,“最喜欢小唐了。”